希槿

主马场林林,毒埃、A英,顺带一些小日常的大乱炖

通知嗷(关注的小伙伴们须知)

明天就8月份啦~


真的很感谢有新的小伙伴关注我,真的谢谢你们支持!


因为学习的原因,原本是打算从6月就开始闭关封笔的,期间最多刷刷lof而已,发一点小日常。但真真没想到七月会炸出藕饼这么好的cp(今天依旧为藕饼的甜而哭泣)以至于看完电影没忍住疯狂赶了两篇文出来。


可cp再热还是要闭关两个月才能磕粮了(´;ω;`)(10月,10月底!10月底考完试就能有时间产粮啦,到时连其他cp也能一起搞了!危险发言)


所以这两到三个月会咕咕咕(´;ω;`),真的非常抱歉了(不想继续等的小伙伴也可以离开的,没有关系~)




关注我的小伙伴,无论你是选择关注还是选择离开,我都很已经是很满足啦。毕竟大家都是同好,搞cp是最开心的!


扛起藕饼大旗~


扛起各种CP的大旗!!!


10月再回来啦\(//∇//)\(不是不负责任地跑路...)



【藕饼】那些年我们被pb的🚗(花轿要坐么?)

啊啊啊啊啊炸毛了什么情况!!!


标题干脆不起了,就这样吧!


第四次啊pb什么情况!



300多的热度翻得渣都不剩,

今天的藕饼飞天快艇fan了么

fan了。。。



超时空的大门走评论???


今天就要藕饼藕饼藕成一个甜饼了!!!


看不了超时空大门的小可爱请私信就不在评论里刷啦


花轿在此...评论的路被封了太多条,补累了...

https://m.weibo.cn/3676244564/4399769349027769




【藕饼】桃花源 (上)

第一次写古风,可能很不熟练(´;ω;`)


看完哪吒之后真的忍不住立马写文(我不是不想填其他坑,哪吒真的心血来潮,藕饼太好了我要写他们)


可能有ooc,请见谅(´;ω;`)


下篇有车,目前还在施工中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




哪吒上次蜕变成少年形态的时候已经是生辰宴上的事了,敖丙想来还记得,那个从火里走出来的少年,脚踩赤炼,眉宇间煞气与英气并存,目光如炬。恍惚间,火金枪的凛锋已对准了自己,那阵势,即便是修得九重天的冰雪也盖不住外溢的霸气。

 

敖丙承认当时是怕了,仅一瞬,就让他的手止不住战栗。

 

他那一刻简直是魔,是鬼,是罗刹,是不可一世的存在。

 

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。

 

这般狠角色却完完全全...

 

与面前睡靥安详的黄髫小儿判若两人。

 

敖丙轻轻叹息一声,将小儿肩上滑落的薄被往上拢了拢。

 

午夜巳时,上半夜的风也开始凉了吧。可哪吒总是睡不瓷实,先前盖好的被子又踢又蹬地撂到床沿上

 

真能让人操心到合不起眼了。敖丙微皱起眉,伸手去够被单,没够着,刚想起身哪吒却一骨碌地滚进了自己怀里。

 

“敖...丙.......我们......一...起...”小儿埋着头舒服地蹭了蹭,口里的呓语迷迷瞪瞪,哼哧哼哧地窜出来

 

仔细听,每个字都能听懂,但连起来就不知其意了

 

“哪吒,什么是...我们一起?”

 

问了,怀里的人却没有搭理,方才喃喃的低语转眼便消失成浅眠的鼾声。

 

原来是在做梦么,还以为小家伙是醒着的。敖丙瞧着眼前人儿熟睡的模样,忍不住发笑。

 

明明是同龄,却可怜巴巴地锁在这么一副小小的身躯里,丁点儿般大,穿着小肚兜儿,身高还不过膝。若仔细端详,刘海齐眉,多余的鬓发垂在耳前,梳着两只丸子的翘辫,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姑娘家。

 

还是非常可爱的,敖丙心想。手全然不觉地抚上人儿的发鬏,又细又软,带点蓬,让人想多戳几下。

 

睡着了的小人浑然不觉身旁有人正玩弄他的发髻,倒是挨得更紧了,一头直直栽到敖丙的心口上,半吊的哈喇子蹭得衣襟到处都是,毛毛的蓬发撩得下巴痒痒的。敖丙想打个喷嚏但终究还是忍着,哪吒还睡着呢,吵醒了该不高兴了。

 

月色的清辉隔着纸窗斜斜地映照进来,铺满小小的厢房,四周像镀了银白色的边,连怀里人也成了银白色,清朗的光笼在他的身上,竟有说不出的安详。像这么近的距离,敖丙能听到自己的心脏正承载着那人的吐息,潮热,甚至有些灼烫。余光落下,忽有一瞬的错觉,他看见了少年姿态的哪吒正伏于心口仰头看着他。

 

敖丙大惊,心中朦生出一股奇异之感,它从遥远黑暗的意识中袭来,有冥冥之意但却无从得知

 

究竟是什么呢?

 

他顿时了无睡意。

 

一个月前,太乙真人终于为哪吒寻得肉身,与他的锦鲤化身不同,哪吒的以藕为身,以莲为骨。

 

果真太乙就拼拼凑凑出一个人型来,与哪吒等身大小,一句咒语,哪吒便起死回生过来。

 

虽不是血肉之躯却灵活自如,就连身高似乎也高上了那么一截。

 

“徒儿!别用力过猛咯!”太乙真人抓起一把拂尘惊呼道:“翻这么多跟头小心腰要闪贼咯!还有哇!这副躯体要养够七七细十九天才阔以自由行动!不然是受不住的!受不住就废失控咯!喂!听到了撒?!”

 

“要侬寡撒子啊!再逼逼信不信老子抽*死*你!”


话音刚落,混天绫问讯天降直接把老头儿五花大绑捆了个严实。


“你锅...孽...唔!!!徒!”

 

“哪吒...这样...不太好吧...”敖丙面露难色。

 

“谁让他扫兴!也不看老子心情!没肉身这几天真把我困腻了都!敖丙!看我这身!有没有比以前帅!”

哪吒蹦跳着像出山的云雀跃到跟前,重铸肉身后他整个人都容光焕发起来。

 

“嗯,确实比以前精神多了。”

 

至少不会像以前初见时的模样,眼里有难掩的颓丧。

 

“还有比以前长高了一点,头发也长了一些...”

 

敖丙煞有介事地围着他打量一番,违心话说得自己都想笑。

 

“真的长了?!我说怎么感觉不一样!”哪吒乐呵地一巴掌拍在敖丙的小腿上。

 

“嘶—”敖丙轻哼了一声,挚友的下手力道不是一般重。虽然疼,还是要保持微笑。

 

“走!今儿爷高兴!带你去个神秘的地方转转!”

 

“什么地方......哎!”

 

“去了你就知道了!”哪吒不由分说抓起敖丙的手就凌空而起,风火轮早已待命。一秒的功夫就消失得没了影。

 

“喂!你们....就介样丢...下我在介里不管了吗!!喂!!!”

 

哪吒所说神秘的地方,坐落在陈塘关的近郊,确实是人迹罕至之地,这里离城中也有一座山的距离。

 

说这里是世外桃源也不为过,快是五月了,大片的桃李却反季开得浓艳,往远了看就像是粉白相间的云彩,互相簇拥在了一起,引着一群嘤嘤绕绕的彩蝶,很是热闹。

 

“好...好漂亮,这是什么花...”敖丙俯身撷起一朵刚刚落入尘泥的花蕾,眼里闪着光。

 

“有没有搞错!这桃花啊!你连桃花都不知道啊?!”

 

“不,不知道....从小到大我在龙宫里没见过这种花...”敖丙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,一时间还红了脸。

 

“嗨!不知道也没关系,但你不是从小到大没见过,江山社稷图里这花一大把呢!”

 

原来之前在画里见到的那片姹紫嫣红是桃花...

 

当时心里只道是好看,却不曾了解过它们叫什么。

 

海里没有这样的花....从出生起,东海就已成了废墟,那里禁锢着不堪的过往,沸腾的岩浆下埋葬着先祖的遗骸。

 

“你要是喜欢,爷就钦定这一山的桃林都是你的了!”

 

“诶!”敖丙回过神来,听说挚友要送一山桃林给自己,眼儿惊得溜圆。

 

“真的!老子说到做到!谁叫你...是...是我唯一的朋友呢!”

 

怎么一说这话老这么害臊呢?

 

闻言,敖丙噗嗤地笑出声来。

 

“笑什么笑!”

 

“一座山太多了...哪吒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”敖丙小心翼翼拭掉花朵上的泥,将它好好护在手心里。“只一朵就够了。”


“一朵怎么够!你等着!”


敖丙不知等着为何意,可还是听从了乖乖留在原地。


等了片刻,没有见着哪吒的身影。


跑哪去了?该不是有什么事...敖丙眉头一紧,心里踌躇起来。


他得马上去找他。


不晓脚步移开半寸,山风便起了,一阵接一阵,穿过狭长的山谷,拂过山间的溪流,最后惊得头顶这片云彩也跟着涌动起来。枝桠似潮涨潮落般,窸窸窣窣地响成一片,紧接着,一场花瓣雨就下来了。


落英缤纷,星星点点地汇聚成片,像轻羽在风中打着旋儿地缓缓下落,不一会,头上,发梢上,肩上,脸上都落满了。太美了...敖丙呆呆地仰头看着天上下至人间的花儿入了神,逆着光,他感觉到湿润在眼角轻轻滑落。


“敖丙!看!下雨了!花瓣雨!!!”林间忽然传来三岁孩童兴奋的呼喊,他哇啦啦地疯狂大吼着,急急切切地跑来,跑到敖丙跟前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。


“我就说吧...一朵...怎么够...”他喘着气,迫切地仰头去看那人的眼睛。 


蔚蓝色瞳眸住着一片深邃的海,忧郁里闪着温柔的光,但美得不可方物。 


“你...哭了?”


“没,沙子里进眼睛了,不,是...是眼睛里进沙子了...”敖丙慌慌张张偏过头去抹泪。


丢人,真是太丢人了。 


噗!你也不是沙子里进眼睛,还说我!


“我...我...那是一时情急才...”敖丙匆忙辩解道,话都急得磕磕绊绊的。


“嗨!我知道!谁没沙子里进眼睛过...呸!是眼睛里进沙子过...”


果然是俩傻瓜。说出来的话都能傻到一块去。


噗哧一声,方才还是个泪人儿,这会儿破涕为笑开来


“哪吒,花很漂亮,谢谢你...”


他露出浅浅的笑靥,莹莹的泪花还挂在纤长的眼尾上楚楚动人。飘落的花瓣散落在水蓝色的发梢上红白相间得娇艳,就像海里开出的繁花,随着波纹流转轻轻荡漾。


世人眼里你是妖,在我眼里你是神,你是我唯一的神。

 

  

“喂,敖丙。”

 

“怎么了?”

 

“我给你准备了惊喜。”

 

“是什么?”

 

“你先闭上眼...”

 

黑暗中,敖丙觉着有人直接攀上了他的背骑到肩上,还被撅了一会儿两只角,刚要出手阻止,那人就从背上跳下来。

 

好了,睁开眼吧。

 

感觉也没什么异样,就是觉着两只角上多了什么东西,想伸手去摸却被一旁笑岔气的哪吒给拦下了。

 

“别动....怪好看的...噗!哈哈哈哈!”哪吒看着看着就笑得满地滚起来。

 

怎么好笑了!你倒是说个明白呀!敖丙一头雾水只能干着急。

 

被哪吒拉到水边照照才知道,头上俩角串了一串花儿,红通一片可耀眼了,映在水里模样像极了出嫁时的姑娘,怪羞涩的。敖丙的脸又红起来。

太丢人了。

 


他们又在水边嬉闹了一阵,玩够了也闹够了索性随地一躺,倒在这片满是落英的土地上,敖丙更是觉得倦了,嗅着空气间的草木花香就想昏昏睡过去。

 

“敖丙,今后留下来吧,留在李府,留在我身边......我们一起降妖伏魔...”

 

“嗯...”敖丙只当是耳里听着嘴里应着。

 

天地在眼里化作一片混沌,冥冥之中,他置身于东海汹涌的暗潮里,不断下潜,不断沉溺,直至盖过呼吸,没过头顶。他知道,自己恐怕要背负着罪名一起葬送在海底了...他退无可退,也无处可从...

 

敖丙...


留下来...


留在我身边...

 

遥远的声音回响在耳后,却辨不清来者的方向,只辨得一束光由远及近,像喷薄的旭日,离它越近,身体就愈发灼烫。


敖丙...

 

声音还在轻轻唤着,仿佛是贴紧了耳边在叙语。

他下意识地张开嘴出声应和,却尝到一份陌生的柔软覆于唇上,落如轻羽一般,有暧昧的痒。

 

梦醒了。

 

醒来的地方已经不是桃花谷,而是李府的厢房。

 

“你!醒!啦?”一脑袋猛地从房梁上窜出来倒悬在眼前,把敖丙吓得魂要飞出去。

 

“你突然吓人作甚?!”敖丙长吁一口气,惊吓中还没缓回来。

 

“当然是喊你吃饭啊!不吓你醒得来?走!爹娘今天备了很多好吃的给咱俩!再不去菜可就凉了!”

 

嘴上说着菜要凉,那人儿却半晌趴在床前不动,愣神儿地盯着他看,也不知在看什么。

 

“你看什么,不是说...菜要凉了么...”敖丙被看得不好意思,眼神都不知往哪放

 

“噢...对!对对对!再不快点菜要凉了!”他大大咧咧说着,牵起敖丙的手往外跑。

 

“哪吒!你,慢点!”

 

敖丙一路踉踉跄跄跟着,手不自主地握紧了那个人的手。

 

手心是温烫的,感觉似曾相识...

 

敖丙想起了刚刚做的梦,梦里窥见的光正如同手心一般灼热

 

就连那绵长的吻也...

 

敖丙不敢再往下想下去,脸蓦地红起来。



下篇车车坐起来,戳评论链接~

 

一切归零


结束亦是开始

原谅我不厚道地笑出声,雷蛇专门训练靶上怕不是芙兰卡哈哈哈哈!!!还是专用!也太惨了吧,什么仇啊这是?!!!

雷蛇:芙兰卡真好使

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是地狱

robihachi太甜了啊啊啊,每个周二的小甜饼完结了超不舍!血书第二季的蜜月行啊!


这个水晶可以做几克拉的大钻戒了💍,我宣布你们结婚了!!!从此王子和地主家傻儿子幸福生活在了一起!